台湾4人单机麻将免费下载
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社會新聞 > 正文

陳官華,我們在脫貧攻堅路上等你歸來

11月25日,天空飄著毛毛細雨,入冬來寒潮第二次襲擊沿河,寒風吹在臉上已經開始刺骨。清早出門從嘴里呼出的空氣立即變成白霧,慢慢在眼前消逝。

這樣的日子不管是在家里,還是去上班,有一個火爐無疑是最大的幸福。然而在沿河,在脫貧攻堅還處于攻城拔寨時期的沿河,所有干部都只能用心中的火爐抵御這個冬天的寒氣。駐村、走訪、督查,他們不是在村里,就是走在去村子的路上。

當天一大早,該縣住建局副局長杜執勇就召集自己的組員,冒著嚴寒驅車來到了夾石鎮茍家村進行農村危房改造工程督查。

“‘兩不愁三保障’中的住房保障是脫貧攻堅的剛性指標,沿河農村危房改造體量大,時間緊,任務重,我們局分成幾個督查組,隨時都在進村督查,今年所有節假日都沒有休息。” 杜執勇說銅仁市今年要對沿河農村危房改造進行整縣驗收,這直接關系著沿河明年脫貧出列。所以住建局全體干部實行三天在單位上班,三天在村里督查的“三三”工作制,剩下一天名義上是用來休息,但一般情況都要進村幫扶,休息也就是掛在嘴上。

只不過大家干勁大,戰勝貧困意志堅,再怎么付出都沒有怨言。

然而令杜執勇沒有想到的是,這次去夾石,自己的得力組員,工作中的“女漢子”陳官華,突發腦出血,累倒在農村危房改造督查途中。

陳官華(右一)參與危改督查_副本.jpg

陳官華(右一)參與危改督查

躺在病床上,就不要說“我還沒有請假”

當天在去夾石的路上,陳官華還和大家有說有笑,她和大家談起在北京上大學的女兒,語氣中滿是自豪。

杜執勇說從單位出發一直到夾石茍家村,陳官華都沒有任何異樣,大家在車里談生活,談人生,談脫貧攻堅,一路都是歡聲笑語。陳官華還向杜執勇說等明年沿河脫貧攻堅驗收合格,她要請十天假到北京看看上大學的女兒,順便也看看北京。

車子在茍家村停好,剛打開車門,寒流就迫不及待涌進車里,一車人都不由自主地打冷顫,陳官華更是捂緊衣服走下車。毛毛雨還在下,大家在嚴寒中對危改對象戶改造情況進行逐一督查。

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入戶走訪,拍照存檔,大家又回到車里準備到夾石的另一個村鳳仙村督查,此時已經是中午一點過,大家商量把鳳仙村督查完才回到鎮上吃午飯,然后再去別的村。

可是剛上車,陳官華就說自己頭昏,杜執勇以為是一般的感冒也就沒有放在心上。來到鳳仙村,杜執勇叮囑陳官華留在車上暖和一點,自己和另外幾個同事進村督查。

可是當大家再次回到車上時,發現陳官華有些不對勁,一向話語特別多的她異常沉默,同事們向她問話,她也愛理不理,突然間就像變了一個陳官華。

這樣反常的表現讓村執勇提高了警惕,并要求陳官華到夾石鎮衛生院去檢查一下,但是遭到了陳官華的斷然回絕,她說有可能是感冒了,不要小題大做,影響督查進度,影響脫貧攻堅。

一行人在夾石吃飯時,陳官華說自己沒有胃口想留在車上。細心的杜執勇在吃飯過程中發現車上陳官華有嘔吐跡象,頓感情況不妙,立即取消工作往城里趕。

經過毛田時,在毛田衛生院進行血壓測量,低壓120,高壓180,于是叫醫生開了口服降壓藥讓陳官華服下。繼續往城里趕,陳官華開始胡言亂語,杜執勇隱約感知到了什么,并立即聯系陳官華的丈夫。

車子進入縣城,陳官華要求杜執勇把她送回家,說自己只是小感冒躺一會就好了。杜執勇執意把她送到沿河人民醫院。經過檢查,陳官華腦室出血,并立即進行手術。

就這樣早上還在一心一意為沿河脫貧攻堅奔忙的陳官華,晚上就陷入昏迷,躺在了手術臺上,留下家人、同事在病房外驚慌不知所措。

病床上的陳官華_副本.jpg

病床上的陳官華

從手術臺上下來,陳官華就被直接送進了ICU病房。第二天,心急如焚的人們終于等到了陳官華重新睜開眼睛。然而她已經認不出丈夫,認不出同事,經常胡言亂語,有時說“我還在夾石下隊”,有時又說“我還沒有請假”……

惹得在場的親人、同事、好友眼淚止不住下流。

“我們組四個人要負責淇灘、甘溪、夾石、板場四個鎮的農村危房改造督查,沒有一天休息,下雨天打著傘都要進村。從去年對全縣所有農村房屋進行安全認定起就是這樣,那真的是披星戴月、爬山涉水、風餐露宿,大家都是拿命在拼,沒有鐵打的身子真的堅持不下來。”杜執勇說陳官華發病那天是他們組連續進村督查的第四天,其他人回來后還可以休息。但是陳官華還要把照片整理歸類上傳,工作任務確實很重,只是她從來不在領導面前訴苦。

一個母親的柔腸與擔當

1975年出生在沿河土地坳的陳官華,走上工作崗位就是一個愛拼的人。女兒出生那幾年,她經常背著女兒、奶瓶和尿片跟隨大家下隊進村,從來不拖工作后腿,用同事的話說她比男人還要男人,就是“女漢子”。

“第二次農業普查,她每天晚上忙到一兩點鐘,然后五六點鐘就起床了,我和她雖然是夫妻但是常常幾天都說不上話。”陳官華的丈夫劉海告訴筆者,陳官華調到住建局來后,工作比在土地坳還要賣力,家務幾乎都是自己做。

特別是沿德高速征地拆房,沿河境內所有房子都是住建局負責測量。陳官華工作日要在窗口辦理業務,只有周末進村測量,三四個月沒有休息過一天。

危房鑒定中累了就地休息也不忘工作_副本.jpg

危房鑒定中累了就地休息也不忘工作

“那時候她才調進單位不久,所有業務她都要重頭學。但是她特別努力,隨時都在看書,經常深夜都還在打電話來問。”同事張薇說,白天測量,晚上就要錄入電腦,填寫各種表冊,加班加點是常態,還好彼此配合默契,工作雖累,但是得心應手,累并快樂著。

“陳官華這個人又怕冷,又怕餓。別人還在穿裙子,她卻要穿兩條褲子,別人還在穿秋衣,她卻穿上了冬裝,而且包里隨時都有零食,和她在一起,我也變得嘴饞……”

作為同事,作為好姐妹。張薇在辦公室回憶起與陳官華相處的點點滴滴,止不住地抹眼淚。她說沿德高速房屋測量那年,陳官華三四個月沒有去貴陽看望在那里上學的女兒。特別思念的時候就拿出手機翻看女兒的照片。“她隔幾天就要翻出她女兒的照片和我說,你看我家姑娘又長高了。”

張薇說陳官華只有這一個孩子,四個月里,她不知多少次像這樣說起寶貝女兒。房屋測量剛結束,陳官華就迫不及待地與丈夫去了一趟貴陽。

2015年陳官華意外出車禍,左手骨折,全身多處受傷,醫生叫她回家多修養。可是那段時間單位階段性工作特別忙,本來請了假的陳官華實在不愿意在家里閑著,才休息半個月就回到了工作崗位上。

“她來上班,打鋼針那邊的手都還是包著石膏掛在肩膀上的,領導們讓她在家里多休息,她卻說小心一點不礙事,自己干一點工作就要少一點,大家就要輕松一點。”

張薇還說有一年春節,她在陳官華家耍,可是有個返鄉人員打電話來,想把產權證辦了初四就外出務工,陳官華不顧是春節放假,也不顧自己在她家,說一聲就去了。

“特別是鄉鎮的人來辦事,她不管多晚都要辦完才下班。”杜執勇說陳官華總認為鄉鎮的人等一天就意味著要多在城里呆一天,就要多出一兩百元的花費,自己辛苦一點,既為別人節約了錢還為他們節約了時間,自己再晚回家,十幾分鐘就能到家,而群眾則要等到第二天。

心對心幫扶,包保戶要從福州回來探望

沿河住建局的幫扶村在中寨鎮,來回很不方便,而且中寨鎮地處高寒,每到冬天比沿河那是分外寒冷。這對于怕冷的陳官華來說無疑又是一大挑戰。

“還在秋末,陳官華進村走訪都穿的是厚衣服。”該局駐中寨鎮清峰村第一書記田雷告訴筆者,中寨鎮的冬天本來就比沿河其他鄉鎮來得要早去得遲,但是陳官華的冬天比中寨的冬天來得還要早,去得也還要遲。

盡管艱難,但是陳官華的幫扶工作卻是非常扎實,不管是從信息調查核實,還是制定幫扶措施,抑或是平時走訪,還是宣傳政策,都非常到位,深得貧困戶認可。

踩水過河開展房屋評定_副本.jpg

踩水過河開展房屋評定

“她真是我家的親人,一個月至少要給我打六七次電話,特別關心我們。”電話中陳官華的包保戶何地康告訴筆者,陳官華每次打電話都要對他們噓寒問暖,問他們目前有什么困難?這段時間收入如何?生活過得如何?比自己的親人還要上心。

“這么好的干部怎么就病倒了呢?”當筆者告訴何地康陳官華在工作中病倒時,何地康完全不敢相信。

“我要回來看望她一下,她對我們家真的是太上心了。”遠在福州務工的何蘭權聽到陳官華病倒的消息后,在電話中四次表示要回來探望一下才心安。筆者反復勸說,他才同意后面看情況。

何蘭權對陳官華的病情特別上心,從發病時間到病情狀況都一一過問,并再三叮囑筆者向醫生轉達,一定要好好把陳官華醫治,實在不行就送到重慶去,讓她早日康復。

何蘭權說自己是易地扶貧搬遷戶,妻子身體也不好,陳官華每次打電話都要問妻子的身體狀況,用藥情況,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樣。并且還叫自己一定要努力干,靠著自己的雙手創造幸福生活。

“我們官舟的新家相當于是陳官華給我們的,她反復動員搬遷,我家才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。她還經常問我有什么想法沒有,并向我說那些扶貧政策,特別細心。”何蘭權說。

“陳官華對包保戶那是沒得說,只要有一項政策沒吃透,就要打電話、發信息來問。”從清峰村第一書記田雷的微信聊天記錄上筆者看到今年11月14日1點16分,陳官華還在咨詢相關扶貧政策,還在想著包保戶。

也難怪何蘭權聽到陳官華生病的消息,第一反應就是要回來看望她。

等著你,愿你歸來仍是“女漢子”

沿河人民醫院重癥監護室病房外的家屬等候區比較狹窄,寒潮依然沒有退去的沿河,站在室外有些僵手,盡管每天探視陳官華病情的時間固定又短暫。但是陳官華的同事、親朋好友還是守候在病房外陪著陳官華一起度過難關,希望她早日康復,早日回歸到脫貧攻堅的道路上來,與大家一起并肩作戰,迎接脫貧攻堅這場硬仗的最后勝利。

陳官華(右一)參與創衛日衛生清掃活動_副本.jpg

陳官華(右一)參與創衛日衛生清掃活動

“陳官華手術那天晚上,我們單位留在沿河的職工都在醫院里等候手術結果。”杜執勇說沒有任何人組織,單位職工聽說陳官華在工作中病倒后就自發地趕到了醫院,陳官華從手術室出來推進ICU病房,大家才松了一口氣。直到兩三點鐘才相繼離開。畢竟脫貧攻堅戰事仍然很激烈,白天只能把牽掛收起。

“我就是白天進村督查危房改造,晚上又到醫院來陪陳姐。”陳官華的同事羅小玲說,不管工作再忙,自己每天晚上都要來醫院陪陳官華,希望這樣的等候能給予她力量,幫助她挺過生命中的這道鬼門關。

“村里的工作特別忙,但是無論如何我都要來探望一下。”清峰村第一書記田雷說,駐村工作丟不開,只能利用晚上來探望陳官華,希望她歸來還是一名“女漢子”。

“希望她早日康復,和我們一起奪取脫貧攻堅的最后勝利。”杜執勇說。(楊再成)

編輯:滕娟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陳官華 杜執勇
0
台湾4人单机麻将免费下载 福建十一选五 兴业配资 帮帮策略 球探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吉林快3 云天华城配资 日本一本道电影快播 青海11选5 深圳股票配资论坛 金巷子配资 海南4+1 竞猜足球比分直播500万 湖北十一选五 日韩av女优色情网 日本成人电影一本道 芮勇美欣达